News

Response to the Real-name Registration Programme for SIM Cards

Internet Society Hong Kong (ISOCHK) believes that the proposed Real-name Registration Programme for SIM Cards is damaging to Hong Kong’s reputation as a role model in the field of telecommunication policy. We oppose the proposed Programme and recommend a complete withdrawal of the Programme.

Read more

[Members Only] NOTICE OF AGM 2020 AND ELECTION

FOR ISOC HK MEMBERS ONLY NOTICE OF AGM 2020 AND ELECTION The Annual General Meeting (AGM) of Internet Society Hong Kong Limited will be held on 22-Dec-2020 (Tuesday). The Election of the Board of Directors will be held in the AGM. Five seats of the Board will be opened for election, with four seats for…

Read more

什麽是「路由安全共同協議規範」Mutually Agreed Norms for Routing Security (MANRS)?

路由系統是全球網絡基礎設施的重要一部分;不良分子可以透過騎劫路由器 (route hijacking)、路由洩漏 (route leaks)、欺騙網絡協定地址 (IP Address spoofing)等發起分散式阻斷服務攻擊 (DDOS) 及其他攻擊網絡服務的手段。因此,路由系統的保安和韌性(reslience) 至關重要。

Read more

什麽是社區網絡 (Community Networks)?

很多人以爲互聯網必須由互聯網服務供應商 (ISP) 提供。其實,你也可以”自己動手”建造網絡。

Read more

香港互聯網協會就立法會工商事務委員會2020年6月16日會議議程「香港的創新科技發展及再工業化政策」的意見書

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大會通過「港區國安法」,令公眾憂慮到香港政府本地立法後將以國安法限制互聯網及通訊服務、封鎖網絡平台、審查互聯網或限制資訊流通等。香港互聯網協會憂慮,若香港無法維持資訊自由流通,將對本港的創新科技發展及可靠營商環境帶來極大影響。

Read more

Encryption Matters

The Internet has become an inseparable part of our life, and the online and offline world are more intertwined than ever. Yet, most of us are unaware of online safety, just like things as simple as not leaving our wallet unattended in the public in the offline world.

Read more

「岑敖暉收律政司信件 要求移除周梓樂之死文章」—— 證禁制令繼續衝擊網絡自由​

“Lester Shum asked by DoJ to remove article about the death of Alex Chow” — a proof that online freedom of speech remains under attack by the injunction

儘管在我們入稟覆核政府的禁制令後,法庭頒令收窄範圍,釐清在執行上必須要確保發布及散播內容人士是有意圖煽動暴力,但是岑敖暉收到律政司信件,被要求移除有關周梓樂之死的文章一事,證明網絡自由繼續受到衝擊。 我們擔憂政府可以透過濫用禁制令廣泛而含糊不清的條文,威脅香港資訊流通的自由,因此我們當時入稟覆核禁制令。然而,我們對於律政司在法庭釐清禁制令後,指控岑敖暉煽動暴力,要求他移除文章感到失望。我們亦十分擔憂律政司的行動將擴大寒蟬效應和白色恐怖,進一步摧毀我們在網上發表言論的自由 —— 我們不應忍受政府不斷擴張的審查力量。 多得各位參與眾籌,我們入稟覆核後仍餘下大約港幣一百三十萬,可以用於對抗政府威脅網絡及言論自由的舉動。針對律政司要求移除文章,我們正在與律師團隊商討任何可能的法律行動。我們會繼續保持警惕,維護開放和自由的網絡;我們亦呼籲你一起並肩捍衛網絡及言論自由。​ Although the court narrowed the scope, and clarified that only those with the intent and purpose to incite violence will be found guilty after our civil action challenging the injunction, the letter received by Lester Shum requiring removal of the article about Alex Chow’s death proves that online freedom of speech is…

Read more

「香港開放數據指數」計劃 揭示香港開放數據進展與不足
香港互聯網協會呼籲政府 回應市民所需 開放數據並完善標準

“Hong Kong Open Data Index” reveals the progress and shortcomings of open data in HK —
Internet Society Hong Kong urges the government to respond to public needs, open up data and improve data releasing standards

2020年5月14日,香港 —— 香港互聯網協會發起了「香港開放數據指數」計劃(下稱「計劃」),旨在引入國際開放數據標準和經驗,定期評估和監察香港開放數據發展情況,並推動完善相關政策。首份報告今日(5月14日)發佈。報告指出,政府已透過各部門網站披露豐富資料,但一批與公眾利益相關的數據仍未經開放數據平台「資料一線通」釋出,未能滿足開放標準,而各部門對標準的應用不一,令市民無所適從。報告建議政府設立網上公眾參與平台,根據市民所需決定應開放的數據及優先次序,並成立跨部門工作小組審視及解決標準問題。 研究發現「資料一線通」未收錄部分重要數據,政府各部門應用標準不一  是次研究涵蓋政府開放數據網站「資料一線通」、其他政府部門、公營機構及個別私人公司的網站,整體而言資料豐富,不過單計「資料一線通」的可得程度就只得7.27分(滿分為10),較其他網站平均分9.02為低,表示部分現存於政府部門網站的重要數據尚未以開放數據形式透過「資料一線通」釋出,包括政府招標公告、聯絡方式、旅遊警示、公共房屋(包括輪候時間及編配狀況)等等。研究的檢視清單是透過回顧國際標準及本地諮詢程序後得出,能反應數據的重要性。 報告另一項發現是政府各部門應用的標準不一甚至有缺失,問題較嚴重的包括開放授權、元數據、永久保存(檔案)等指標。例如「資料一線通」的開放授權標準允許作商業用途,但有部分出現於政府部門網站的同樣數據則「僅限於作個人用途或非商業性質的內部用途」,顯示出政府各網上平台及各部門之間的版權條款亦不一致,可能令人誤墮法網。此外,報告發現大量數據集並無配備完整的元數據(metadata),某些政府部門甚至未能妥善保存曾經發佈過的歷史數據,或未有開放公眾網上查閱。 政府應根據公眾需求開放數據,成立跨部門工作小組 統一數據發佈標準 香港互聯網協會認為政府應當根據市民所需優先開放具社會及經濟價值的數據,建議設立互動參與平台,讓市民公開提出需求及理據,亦可就數據標準提出意見。政府應就市民需求作公開回應,不單開放數據本身亦開放參與過程。上海和臺北等鄰近城市已成立開放數據公眾參與平台,值得香港借鏡;同時,協會建議政府成立跨部門工作小組以審視標準,由政府不同部門的專家參與,於數據管理、資訊科技、法律、行政管理、檔案各方面督促各部門按統一標準發佈數據。 關於香港互聯網協會 香港互聯網協會是國際互聯網協會(ISOC) 的香港分會。成立於2005年,香港互聯網協會致力維護一個無論在科技或政策層面均開放和無障礙的互聯網,和為一個可持續發展和豐富人類經驗的資訊社會做出貢獻。 香港互聯網協會亦推廣一個開放、不受限制和有益的互聯網;捍衛表達及言論自由、保障個人私隱和反對歧視。 關於「香港開放數據指數」計劃 香港政府把開放數據納入「香港智慧城市藍圖」發展計劃,各政策局和部門自2018年起每年發佈開放數據計劃。 有見及此,香港互聯網協會建立了一套評估工具,參考19組國際和地區性的評估工具及標準,同時綜合本地持份者意見,以12個開放數據指標包括開放授權、機器可讀、元數據等,測量16個關鍵類別如政府運作、土地、交通等的數據。計劃將每年發布香港開放數據指數評估以追踪發展進度。計劃歡迎社會各界就開放數據指數的評估方法提出意見及建議,協會亦將推出公眾小額月捐計劃,使研究以獨立方式持續運作以進行年度評估,監察香港開放數據進程,與持份者共同推動開放數據發展。詳情可參閱計劃網頁https://opendata.isoc.hk/。 左起 starting from the left:「香港開放數據指數」研究員 周穗斌, g0vhk發起人 黃浩華,香港互聯網協會董事 鄭斌彬  Benjamin Zhou, Researcher of “Hong Kong Open Data Index”; Ben Cheng, Director of Internet Society Hong Kong; Ho Wa Wong, Convener of g0vhk “Hong Kong Open Data Index” reveals the…

Read more

Recruitment for Project Coordinator (Full Time / Part Time)

Internet Society Hong Kong (ISOC HK) is the local chapter organization of the Internet Society (ISOC), which is an international, not-for-profit society with more than 80,000 individual members and up to 143 organization members in over 110 chapters around the world. The Internet Society achieves change through partnership and expertise in policy, technology and communications….

Read more

開放疫情數據之觀察與思考

疫情籠罩之下,公衆對相關資訊需求大增,政府發佈會、新聞稿、部門網站公告等傳統官方資訊渠道雖然權威,但失於零碎,惟有將不同來源的已核實數據整合為更為清晰的動態全景圖,「一文睇清」,方能令市民充分知情而採取有效防範措施。新型冠狀病毒爆發後,無論海內外,官方及民間先後推出各類有簡明互動圖像的網上資訊平臺。 展示方式之外,數據如何開放,開放多少乃更深層次問題,而開放公共衛生數據的一項難題是如何處理病人私隱。 疫情資訊平臺以視覺化方式 數據視覺化(data visualization)在近年「大數據」熱潮下於傳媒、公民社會及商業項目中廣泛應用,更成為近來大型事件發生時資訊呈現的常態。「武漢肺炎民間資訊」(https://wars.vote4.hk/)是香港最早出現的疫情資訊平台,網站製作人1月26日開始行動兩日便搭建完畢,實時呈現疫情及出入境數字等,亦綜合政府消息及媒體報導等整理出高危地區的互動地圖,包括確診人士曾經逗留的地方,隔離檢疫地點等,全部註明出處。 與以往社會事件不同,今次官方亦有動作,於2月3日推出「本地情況互動地圖儀表版(Interactive Map Dashboard)」,由「發展局、地政總署以及一群智慧城市聯盟的義工合力開發和管理」,同樣在地圖中標示出高危地點,亦有急診室輪候時間等,資料來源當然僅限政府。事有巧合,新加坡亦有類似的儀表版COVID-19 Situation Dashboard,連網頁載入過程中的「Loading」圖標都與香港一模一樣?!追查之下,原來星港兩地都似乎「參考」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系統科學和工程中心早於1月22日推出的「儀表板」卻未予聲明,後者數據和部分網頁代碼早已透過網絡平台Github共享,理論上人人皆可套用,但他人使用時應說明來源。 保障私隱仍是開放公共衛生數據難題 視覺化終究是呈現方式,開放數據更為核心,而病人私隱是開放公共衛生數據中的一個長期爭議點。香港衛生防護中心已經用開放數據形式每日公佈個案,其中一份清單有確診者的性別和年齡,姓名則以個案編號代替,但無住址,顯然是要保護當事人私隱,其他地方諸如新加坡、日本(只提供出生年代而無具體年齡)做法亦大致如是。不過,如上文所述,公佈確診人士逗留過的地點屬必要,有助公眾提高警覺,於是政府另行公佈一份確診者居住及到訪過的大廈名單,并註明相應個案編號。 其實,兩張清單都有個案編號,即可關聯,術語叫「開放數據連結」(Linked Open Data)。再結合其他公開資料,不難還原確診者真實身分,例如第85宗個案是一名馬主,傳媒在報導時直稱其姓名。私隱與公眾利益的矛盾是難題,統統訴諸法律手段亦不現實,一種較好的方式是呈現上避免專注個案,而採用更關乎公眾利益的空間分佈方式(例如地理圖),上述各數據視覺化平台即是如此。 在未有完美解決方案時,須抱以誠實、誠懇的態度處理,甚至能化危為機,反之亦然。 文:周穗斌(香港互聯網協會研究員)2020年2月

Read more